文章分类
6岁男童试听书法课屁股被打红 老师承认打了孩子
2017-10-15 00:4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“我们今天第一次上试听课,此前你也和我们说过,不,只留堂,今天早上起来,身上这么多伤,你让我怎么想。”上周五晚间,怡园小区居民殷女士带着6岁的儿子小军(化名)在这家教育机构试听,当晚回家后她却发现孩子身上居然有几处明显的红色伤痕!这是咋回事儿呢?

  殷女士的儿子小军在奎园一家幼儿园上大班,上周五下午5点多,殷女士带儿子去了设在奎园望月园15号楼2单元的溢清书法培训试听。

  殷女士说“教孩子书法的是名女老师,姓杨,她表示孩子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回家,老师给家长发微信来接孩子。我给杨老师说,我的孩子爱哭,杨老师说不会打孩子。”

  殷女士介绍那天晚上下雨,她一直在楼下等着,期间也没听到孩子哭。到了晚上11点多,孩子才下楼,当时老师说孩子写字写到11点多才写完。殷女士没多想,带着孩子回家。到家后她给孩子洗澡时发现,孩子左上臂、肘窝及右臀部有红色伤痕。她问儿子怎么回事,儿子说“杨老师用小棍打的”。

  当晚,和殷女士儿子一起去溢清书法培训试听的还有王女士的儿子。王女士介绍说,“那天,我儿子和她儿子一起去的溢清书法培训,事后儿子给我说,小军写了几行字就不写了,哭着要找妈妈,老师不让走,用小棍打了小军。”

  殷女士在上周六一早给杨老师发了微信,其不该打孩子。杨老师在回复的微信里,承认自己“揍了孩子的屁股”,原因是孩子不听话要走,还咬了她。

  殷女士表示,儿子被打,杨老师几句轻飘飘的道歉难以让人接受。“应该当面说清楚并道歉。”上周六,杨老师的母亲代表杨老师出面找到殷女士,但双方言语不合,不欢而散。

  殷女士称,据她了解,溢清书法培训是杨女士和母亲办的,平时每周五下午上课,没有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和工商营业执照,她将向有关部门举报。“她在微信里也承认没证,言外之意不能拿她怎么样。”

  溢清书法培训的杨老师说,自己的确没有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,自己有正当工作,办培训班是利用周五周末的时间,用的是自家的房子。

  “她送孩子来试听时,我就讲明孩子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才能回家,给家长发微信来接孩子。孩子进班,先要坐10分钟,让孩子适应集中注意力。然后开始授课,让孩子写,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回家。”

  杨老师回忆,殷女士的儿子写了大概4行多,就不愿意写了,要走。她不让小军走,小军就哭。“他哭个不停,其他学生让我不要让小军哭了。小军起身要走,我就喊123让他回到座位,可是他不听,跑到门口要开门走,我就伸手把他拽回来。想不到他咬了我手臂,我一急,就用小棍打了小军的屁股,把他带回坐下。后来小军不哭了,也没写字,直到11点多我让他下楼让其母亲接走了。”杨老师表示,自己没有打小军耳光,小军手臂上的伤是拽他回来时产生的。

  对于家长质疑接孩子时为何没告知打孩子。杨老师称,当时班里还有孩子,她忙着照看,没时间给殷女士说。

  次日接到殷女士的微信后,杨老师表示自己有事没去,让母亲代为致歉,但没想到母亲与殷女士言语不合。

  记者从市社会力量办学许可办公室了解到,奎园溢清书法培训班没有取得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,属于无证办学,将联合机关上门查处。

  杨老师所涉及的投诉并非这一起。4月初,晨报接到家长迟先生反映称,自己9岁的儿子在溢清书法培训班法课,4月1日下午4点送去的,直到4月2日凌晨5点杨老师才让接,被老师留置近13个小时。到4月3日,发现孩子身上有多处淤青。迟先生报了警。

  对于迟先生反映“近13个小时,孩子没吃饭没喝水,挨了打还做了700多个蹲起”的事情,杨老师承认确有其事。杨老师说,“打孩子是用的戒尺。平时教育孩子只是撩一下头发、弹一下脑门,一般只用戒尺打孩子左手,也打屁股及以下部位,别的地方不会打。”杨老师说,听话、能按要求完成任务的孩子,都会准时下课,也不会,只有完不成任务的,才会受到相应惩罚。

  在经过奎山调解后,杨老师称“有点后悔自己的教育方式过于严格,没有考虑到孩子的承受能力,愿意拿1万元对孩子做个补偿。”

  对于杨老师的赔偿方案,迟先生先是不同意,后来经过调解,再加上杨老师当面向孩子道歉,迟先生接受了赔礼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aronpottsnyc.com 版权所有